文径网络 网站首页 | 文径投资 | 资讯动态 | 项目投资 | 专项投资 | 资产管理 | 咨询顾问 | 产业联盟 | 建筑学术 | 律师论坛 | 建筑馆藏  
产业信息
 
 
关注指数
  • 资产动态
  • 股权收购
  • 债权处置
  • 破产重整
  • 550500
  • 571659
  • 509741
  • 543292

 
 

 
 

文径网络首页 > 金汉唐资产 > 股权收购 > 光伏企业出售电站交易频繁“减重瘦身”成趋势

光伏企业出售电站交易频繁“减重瘦身”成趋势

2020-4-15   源自:金汉唐资产股权收购债权处置管理系统
阅读 625 次

光伏企业出售电站的根源在于资金紧张。光伏电站属于重资产,需要银行10-15年的长期融资。而一般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高,银行贷款利率普遍超过8%,有的甚至高达12%。 “减重瘦身”转型轻资产正成为民营光伏企业的普遍战略,正泰集团的“玩法”并不适用于每一家光伏企业。

 

正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正泰电器近日发布公告称,拟2.55亿元收购艾临科51%股权;全资子公司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新能源”)1.81亿元收购顺风光电6个光伏电站项目公司100%股权。

 

从去年开始,大部分民企因资金链紧张、现金流受制、补贴不及时等因素,纷纷甩卖光伏电站。在此背景下,正泰的逆势收购格外引人关注。这也再度引发行业思考:民营企业在光伏产业链的优势到底在哪里?

 

光伏电站交易频繁

 

分析正泰集团的光伏业务战略不难发现,与大部分民营光伏企业围绕硅片、电池、组件等上游“做文章”不同,其在下游电站领域投入更多,且时有光伏电站交易的消息曝出。

 

2006年,正泰集团正式进入新能源产业。2016年末,正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正泰电器完成对正泰新能源的收购,着力发展光伏组件及电池片制造,光伏电站领域的投资、建设、运营,及海外工程总包等业务领域。其经营模式也从低压电器,转型为“低压电器+光伏新能源”双主业,与其他企业专注于光伏行业某一个环节不同,正泰集团选择的是全产业链模式。

 

“近两年无论光伏政策怎么跌宕起伏,似乎对正泰集团影响不大,不断曝出大手笔投资的消息。”一位业内人士称。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底,正泰新能源就以5.439亿元出售甘肃、宁夏地区9个光伏电站部分股权;20187月,正泰新能源7.03 亿元收购隆基17个分布式光伏项目公司100%股权。

 

正泰光伏电站投资的逻辑到底是什么?从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的表态中或许能窥见一斑。“买电站、卖电站都在做。如果资产价格合适,我们先收进来,打包成自己的资产,之后有信心再卖掉。目前国有企业收购电站的回报率基本维持在7.5%左右,回报率达9%的光伏电站资产,其利润非常可观。”

 

陆川的表态或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上述业内人士的判断:“正泰在光伏电站领域的布局,并不以长期持有为目的。”

 

全产业链和融资优势明显

 

从全行业来看,光伏产业链的上游占有大部分利润,发展空间相对广阔,而下游EPC等领域则利润微薄,竞争激烈。正泰却反其道而行之,发力下游电站领域,并取得了不错的利润收入。

 

一位熟悉正泰集团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正泰新能源可以在下游稳健前行的一个特殊优势是,其光伏业务是一条龙型,包括光伏组件、电池片制造、电站建造、运营等。“产业链+运维优势让正泰在光伏行业中占据上风,尤其是光伏电站运维业务,典型特点是轻资产、高资产收益率,使得正泰新能源颇具优势。”

 

除了全产业链优势,正泰集团敢于逆势操作的最重要原因是“不差钱”。资料显示,正泰电器9年来募资额约为83亿元,而分红总额则高达93.3亿元,分红远超从股市上募集的资金总额。

 

“在不少光伏企业遭遇融资难之际,正泰新能源的融资成本却普遍低于其他光伏企业。这或是受益于正泰集团在金融领域的布局。”一位不愿具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陆川称,目前,央企收购光伏电站要求项目进入国家补贴目录,正泰手里进入目录的项目分散在不同地方。以收购顺风电站交易为例,这批项目全部进入了国家补贴目录,电费结算周期无异,项目几乎没有现金流压力。“原项目资产的贷款比例较高,贷款的利息达8.5%,收购后,我们和银行已洽谈好,利率降为5%,甚至更低。”

 

据业内人士分析,5%的贷款利率虽比央企融资的贷款利率3%高出两个点,但也颇具优势。据测算,顺风电站项目前三年的平均利润约为2300万元,前五年的平均利润约为2600万元,前十年的平均利润约为3000万元,未来资产的利润增长空间较大。

 

光伏企业“减重瘦身”成趋势

 

整体而言,近年来,主流光伏企业从上游向下游电站延伸的过程并不顺利。“协鑫、天合、英利等企业基本退出光伏电站开发;隆基、晶澳开发力度较差;阿特斯和东方日出开发规模小得可怜;只有晶科和正泰保持一定的开发规模。”业内人士说。

 

记者致电晶科电力,探寻其投资电站的战略规划,被告知近日公司IPO无条件过会,上市筹备阶段暂时不宜披露任何信息。

 

据了解,大量光伏企业出售电站的根源在于资金紧张。光伏电站属于重资产,需要银行10-15年的长期融资。而一般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高,银行贷款利率普遍超过8%,有的甚至高达12%,即便如此,也不一定能如愿获得贷款。

 

“民营企业近几年资金链紧张,‘减重瘦身’转型轻资产成为战略,预计光伏电站开发力度还会减弱。”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正泰集团的“玩法”并不适用其他光伏企业。从光伏“领跑者”电站中标企业的性质来看,2016年第二批光伏“领跑者”项目中,民营企业中标超50%2018年第三批光伏“领跑者”项目中,民营企业仅占23%;去年最后一批光伏“领跑者”项目中,仅有正泰、晶科两家民营企业中标。

 

“众多民营光伏企业做‘减法’,属于主动转型资产轻量化。”一位不愿具名的水规总院专家对记者表示:“从目前光伏企业接连在上游领域扩产能来看,企业会以灵敏的嗅觉审时度势,不排除远期,光伏企业重新向产业链下游延伸的可能。”

 

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璟丽看来,自2017年以来,特别是2018年和2019年,光伏行业上游扩产势头一直有增无减。光伏企业是否延伸至下游电站,是企业的市场行为和自主选择,毕竟制造业投资及收益模式与电站投资及收益模式差别很大。

 

以上信息由CCRRN金汉唐资产整理

 

原标题:电站交易频繁 光伏企业减重瘦身成趋势

 

 

本文来源:东方财富网     文径网络资产中心:刘真 尹维维 编辑     方俊 文径 审核

 

特别提示:本页信息来自网络,如有著作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