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径网络 网站首页 | 文径投资 | 资讯动态 | 建筑投资 | 顾问投资 | 资产管理 | 咨询顾问 | 产业联盟 | 建筑学术 | 律师论坛 | 建筑馆藏  
解元府咨询
 
 
 
文径网络首页 > 解元府咨询 > 顾问服务 > 什么情形下已有工程价款仍可启动工程造价鉴定问题

什么情形下已有工程价款仍可启动工程造价鉴定问题

2021-1-5   源自:解元府咨询运营管理顾问服务管理系统
阅读 78 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按照固定价结算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请求对建设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不予支持。在审理建设工程案件的司法实践中,“固定价不予鉴定”是司法判例中的主流裁判观点,但因建设工程案件的复杂性,在一些特殊情形下,人民法院依然会启动工程造价鉴定以确定工程价款,达到定纷止争的目的。


一、一般情形下,当事人约定以固定总价结算工程价款,又在诉讼过程中申请工程造价鉴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最高法民终577号民事判决书中认为:对于三一公司提出的对案涉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问题,根据合同中“合同总价款:4150万元”和“合同总价款按合同内容造价包干”的约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当事人约定按照固定价结算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请求对建设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不予支持”的规定,结合本案完全可以依照相关证据认定工程造价和应付款项等情况,故本院对三一公司提出的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二、在以下情形下,即使当事人约定以固定总价结算工程价款,依然可以启动工程造价鉴定。


1、针对固定总价合同约定以外的设计变更、签证部分工程,当事人对该部分工程款有争议的,可以启动工程造价鉴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最高法民申4174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原一审判决只对案涉工程设计变更、签证部分进行工程造价司法鉴定,并无不当。根据案涉施工合同约定,案涉工程实行总价固定,也即合同双方已事实上排除了对案涉工程整体鉴定评估这一方式。至于施工中后来出现的工程设计变更、签证部分则不属于约定的总价固定范畴。因此,原一审法院为确定设计变更部分造价等可以委托司法鉴定,而郓城公司以全部工程造价均应鉴定为由提出异议并拒不配合法院就设计变更部分造价委托鉴定则缺乏依据。对该异议,原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并进而做出郓城公司放弃工程造价鉴定申请并无不当。


律师评议:


根据住建部发布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通用合同条款第12.1条,总价合同是指合同当事人约定以施工图、已标价工程量清单或预算书及有关条件进行合同价格计算、调整和确认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约定的范围内合同总价不作调整。根据前述定义,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固定总价合同仅针对合同约定承包范围内的工程价款不变,对于合同约定之外新增加的设计变更、签证部分工程价款,当事人有争议的,对该争议依然可以申请工程造价鉴定。


2、固定总价合同履行过程中,工程未完工,当事人可对已完工部分工程申请工程造价鉴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2440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涉案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属于固定价款合同,其固定价款确定的依据是工程全部完工,工程未完工则无法适用固定价款方式计算。本案中,许昌二建公司并未将涉案工程施工完毕,因此本案不具备按该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规定的固定总价计算工程造价的条件。此种情形下,一审法院启动鉴定程序并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相应的工程价款按照据实结算进行鉴定,与实际完成工程量及对应的工程价款亦更为相符。涉案司法鉴定意见书系经法院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且经双方充分质证,可以作为认定涉案工程造价的证据使用。


律师评议:


在工程未完工的情况下,固定总价合同结算的基础发生重大变化,当事人客观上已不能直接依据固定总价合同中约定的竣工结算规则进行结算。若当事人对已完工程价款存在争议,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对已完工程价款进行工程造价鉴定。


3、当事人没有明确约定以固定总价结算工程款,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排除启动工程造价鉴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5195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本案中,虽然《补充协议书》第七条、第八条约定,合同价款高层实行预算包干价下浮7%,决算时只调整钢材、水泥(包括混凝土)、暂定价格部分材料的材差(只取税金)以及增减变更,并具体约定了23456910号楼的暂定价金额,但是,《补充协议书》第八条合同价款的末尾,双方进一步明确约定,高层部分合同价款最终以双方核算认可的价格为准。因此,《补充协议书》中关于高层23456910号楼的合同价款虽名为暂定价,实行预算包干价,但因最终的工程价款须待双方核算认可后才能作为结算依据,即高层部分工程价款并非固定不变,故《补充协议书》中关于高层部分工程的合同价款的约定并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固定价。恩利公司与桐木公司双方之间实际上对酒店、别墅工程的结算款存有争议。故原审法院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对酒店、别墅工程造价进行司法鉴定,并无不当。


律师评议:


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重要前提是当事人在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以固定总价结算工程价款。本案中,虽然当事人对合同价款的约定有相对固定的内容,但未约定预算包干价或预决算价的具体金额,且补充协议明确约定工程结算以双方当事人最终核对确认后的工程款为结算依据。因此,本案中的施工合同并不是以固定总价结算工程款的合同,不能适用前述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排除启动工程造价鉴定。


综合上述裁判要旨及分析可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系原则性规定,在司法实践中的具体适用仍要结合案件实际情况具体分析。面对固定总价合同的司法鉴定问题,施工企业在订立合同时,应当着重注意审查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是否属于固定总价,并在施工过程中做好证据固定及管理工作,以提高结算效率,减少结算争议。


以上信息由CCRRN解元府咨询整理


原标题:固定总价施工合同结算争议中的工程造价鉴定问题

 

 

本文来源:四川允知律师事务所网     文径网络咨询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著作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关注指数
  • 行业资讯 
  • 风险控制 
  • 顾问服务 
  • 签证索赔 
  • 587961
  • 593588
  • 553327
  • 56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