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径网络 网站首页 | 文径投资 | 资讯动态 | 项目投资 | 专项服务 | 资产管理 | 咨询顾问 | 产业联盟 | 建筑学术 | 建筑馆藏  
解元府咨询
 
 
 
文径网络首页 > 解元府咨询 > 咨询分析 > 从新华信托与港城置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案中得到的启示

从新华信托与港城置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案中得到的启示

2019-7-2   源自:解元府咨询运营管理顾问服务管理系统
阅读 178 次
       案情简介

  

       2011年4月,港城置业股东会,决定了向新华信托贷款2—2.5亿元。2011年6月21日,新华信托与港城置业、纪阿生、丁林德达签《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由原告新华信托募集2—2.5亿元资金,其中14400万元分别用于受让纪阿生和丁林德的股份,其余全部增入港城置业的资本公积金,股份转让后,原告将持有港城置业的80%股份。  

  

       2011年6月24日,新华信托与纪阿生、丁林德按照《合作协议》的约定,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合同,纪阿生向新华信托有偿转让的股权占港城置业股本总数的56%,转让价格为10080万元;丁林德向新华信托有偿转让的股权占港城置业股本总数的24%,转让价格为4320万元;同时,为了保证《合作协议》的履行,新华信托与纪阿生、丁林德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并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港城置业为了保证《合作协议》的履行,以其土地使用权进行了抵押;2011年9月9日,新华信托向港城置业汇入22048万元。2011年9月14日,新华信托向港城置业汇入430万元。   

  

       2011年9月15日,新华信托指派2名董事,董事享有知情权、提案权、表决权和否决权等内容。同月,港城置业据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港城置业新的章程、董事会决议等资料向湖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了工商信息变更。新华信托依法持有了港城置业的80%股权。   

  

       2013年2月21日,各方签订《补充协议》,协议明确了如港城置业、纪阿生、丁林德未配合资金监管,新华信托有权更换法定代表人,接管港城置业的财务章及法人章。嗣后,新华信托接管港城置业的法人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预售资金监管专户财务专用章、纪阿生个人名章。2015年10月9日,新华信托向港城置业破产管理人移交了上述印章。   

 

      在港城置业破产清算期间,新华信托在法定债权申报期限内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但破产管理人两次告知新华信托不予确认其申报的债权。故新华信托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理由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新华信托向港城置业汇付的22478万元是股权转让款还是借款。   

  

       一、《合作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真实、合法、有效。   

 

     《合作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嗣后各方均已按约履行,且新华信托作为股东已进行了港城置业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对外具有公示效力。   

  

       二、内部协议不能对抗破产清算程序中的其他债权人。   

  

       原告提出其是“名股实债”,同时提出股权受让系让与担保的措施的主张,对此法院认为,在名实股东的问题上要区分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对内部关系产生的股权权益争议纠纷,可以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为依据,或是隐名股东,或是名股实债;而对外部关系上不适用内部约定,内部约定未经登记获得对外效力的,不得对抗第三人。第三人不受当事人之间的内部约定约束,而是以当事人之间对外的公示为信赖依据。本案不是一般的借款合同纠纷或股权转让纠纷,而是港城置业破产清算案中衍生的诉讼。   

  

       本案的处理结果涉及港城置业破产清算案的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应适用公司的外观主义原则。即港城置业所有债权人实际(相对于本案双方当事人而言)均系第三人,对港城置业公司的股东名册记载、管理机关登记所公示的内容,即新华信托为持有港城置业80%股份的股东身份,港城置业之外的第三人有合理信赖的理由。而港城置业的股东会决议仅代表港城置业在签订《合作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前有向新华信托借款的单方面意向,最终双方未曾达成借款协议,而是新华信托受让了纪阿生、丁林德持有的港城置业股权,与纪阿生、丁林德之间发生了股权转让的事实。如果新华信托本意是向港城置业出借款项的,港城置业从股东会决议来看亦是有向新华信托借款意向的,双方完全可以达成借款合同,并为确保借款的安全性,新华信托可以要求依法办理股权质押、土地使用权抵押、股东提供担保等法律规定的担保手续。如原告在凯旋国际项目上不能进行信托融资的,则应依照规定停止融资行为。新华信托作为一个有资质的信托投资机构,应对此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有清晰的认识,故新华信托提出的“名股实债”、“让与担保”等主张,与本案事实并不相符,其要求在破产程序中获得债权人资格并行使相关优先权利并无现行法上的依据,故法院对其主张依法不予采纳。 

  

       案件评析

  

       实践中,信托公司投资房地产通过“名股实债”的方式是非常常见的。究其原因,有的是因为融资方不想体现较高的负债率,有的是监管层对融资人存在类似房地产开发贷中“四三二原则”等特殊的监管要求,有的是投资人希望更好地控制公司。无论何种目的,本案的判决以及接下来的二审甚至是再审判决都会对房地产投融资行业产生极大的影响。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对于原被告双方的法律关系性质是“股”还是“债”的判定。   

  

       一、认定“名股实债”法律关系的一般认定原则   

  

       一般而言,判定“是股还是债”都遵循以下的判断原则:首先判断双方的协议是否成立、真实、合法和有效,如协议有效,则判断双方的法律关系是何种性质,一般是通过探究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来判断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

  

       二、本案中认定“名股实债”法律关系的特殊认定原则   

  

       但本案存在特殊性。上本案发生在被告已进入破产清算的债权申报阶段,且原告还存在对被告的抵押权,对于原告债权人还是股东地位的认定,势必会影响其他债权人的债权利益。   

  

       无论是民法基本原则还是最高法的相关案例,在涉及股东还是债权人的资格认定问题上,对于不同的团体法律关系,均适用不同的认定原则:在涉及公司内部法律关系时,应遵照意思主义原则,以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和实际履约行为作为确认真实法律关系的依据,确认股东或债权人的地位应坚持实质要件优于形式要件,登记材料仅具有一般证据的效力;在涉及公司外部法律关系时,应遵从保护善意第三人和交易安全原则,体现商法的公示主义和外观主义的要求。据此,在涉及第三人利害关系时,确认股东抑或债权人资格应当坚持形式要件优于实质要件,以工商登记材料作为确认股东资格的主要证据。   

  

       我国《公司法》的规定亦如此。《公司法》第32条第三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在本案中,港城置业所有债权人实际相对于本案双方当事人而言均系第三人,对港城置业公司的股东名册记载、管理机关登记所公示的内容有合理信赖的理由。如认定新华信托为债权人可以申报债权,甚至因其拥有对标的地块的抵押权而可得优先受偿,这将极大地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动摇信赖保护根基。   

 

      三、对房地产投资行业实务操作的风险提示   

  

       虽然本案最终结果并未尘埃落定。但是结合本案一审判决理由以及监管层最近对房地产融资业务的严格调控政策,从审慎和风险提示的角度,我们对房地产投融资行业提出以下几点合规建议:   

 

       1、审慎运用“名股实债”的投资方式。投资人在投资前,应当做好充分的交易结构可行性论证和尽职调查,对于融资人的负债情况和还款能力要有充分的认识,不要只考擦其大股东、担保情况就做决策。

  

       2、做好退出安排。本案中,新华信托由于一直未能退出,致使其只能在破产清算程序中申报债权。建议投资人在相关协议以及后续的监管中做好退出安排,如约定“交叉违约”条款,“提前到期”条款等,将退出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尽量避免直到融资人进入破产清算仍未退出。 

  

       3、在《股权转让协议》之外,另行与房地产公司订立《借款合同》。虽然该《借款合同》也没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但是在一般的“名股实债”诉讼案件中,《借款合同》的存在可以帮助投资人证实双方存在借贷的真实意思表示,使得法院倾向于认定双方为借贷法律关系而非股权法律关系。  解元府咨询整理

 

       原标题:“名股实债”案例启示 评新华信托与港城置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一审

 

 

(本文来源:北大法宝网   文径网络风险项目投资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