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5931 次
文径网络首页  -  顾问投资  -  诉讼投资 - 解元府咨询讲仲裁案件获得第三方出资在内地的应用与规制
解元府咨询讲仲裁案件获得第三方出资在内地的应用与规制

    国家经济转型与“一带一路”战略需要高效、精准的争议解决机制保驾护航。仲裁制度作为最主要的争议解决方式,因其一裁终局的程序设置以及仲裁裁决的跨法域执行力而得到当事人的认可。但是,当事人对于当代仲裁实践的诟病不断有增加:仲裁程序“诉讼化”、费用高企、时间冗长、错误裁判难以纠正,甚至虚假仲裁偶有发生。事实上,当事人日趋紧张的资金压力迫使其解决纠纷的耐心(审理时长)和预算双双降低,但其对争议解决的需求始终是快捷、高效、经济。与之相应的,仲裁员与仲裁机构的初衷亦未改变,即公正、公平、中立。

    为了实现公义,裁判者对于日趋复杂的案涉法律与事实问题,需要更长的审理周期、更多的经费进行研究调查。仲裁制度改革的关键应是弥合当事人与仲裁裁判者之间日益显现的财务预算与法律调研等方面的冲突。
    正是在这些冲突之下,一种由与案件争议并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承担仲裁法律费用的新型财务融资机制应运而生。文径网络诉讼金融投资机构作为第三方出资既可以满足当事人节约法律成本的需要,也可以利用其自有的案件评估机制简化仲裁庭对案件事实的审查。目前,第三方出资机制在中国内地尚处于理论探讨和实践摸索的起步阶段,国内立法对于第三方出资活动没有禁止性规定,但也没有肯定、支持的裁判先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立法修订与人民法院统一司法审查仲裁标准的背景下,第三方出资的合法性和适用范围应当明被确,进而引导并规范其发展。
    一、第三方出资在国际仲裁中的实践
    随着仲裁制度的发展与完善,仲裁程序对当事人的法律技术水平与财务资金数量的要求不断提高。当事人为处理争议而产生的融资需求也有所增加。为减轻当事人的资金负担、强化其法律水平,一批专门以案件投资为业的第三方出资机构在国际投资仲裁和商事仲裁中崭露头角。他们与案件争议本身并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害关系,仅系因当事人申请或仲裁代理人转介而参与案件,为仲裁案件支付必要的法律费用,并在受资助方胜诉情形下分享部分裁决收入。他们不属于案件当事人,也并非享有诉权或承担潜在责任的第三人,但却可能对当事人争议解决策略的制定、仲裁程序的合法推进产生影响。
    (1)第三方出资的界定
    第三方出资机制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讲,凡是由无利害关系第三方为争议纠纷当事人支付争议解决费用的出资行为均可界定为第三方出资,如:诉讼贷款、责任保险、律师风险代理等多种形式。狭义上讲,商事仲裁国际理事会下设第三方资助仲裁研究先遣组将仲裁程序中的第三方出资定义为,“案件当事人之外的任一自然人或法人,按照其与一方当事人或其关联方订立的协议,向该方当事人提供实物或财务支持的行为,该行为应以捐赠或授予的方式提供,且仅以争议解决结果为限取得全部或部分的回报或补偿”。
    按照上述定义,第三方出资机制具有如下特点:其一,出资主体应是与争议纠纷不存在利害关系的自然人或法人;其二,出资行为应以出资者和受资助方当事人之间订立的定向融资协议为基础。其三,出资款项的返还或补偿具有非强制性的特点:不同于借贷融资,第三方出资者仅在受资助方当事人取得胜诉结果的情形下依约分享裁决权益,受资助方当事人在案件败诉时无需向出资者返还任何款项。从本质上来看,无利害关系第三方的出资行为是一种以仲裁请求胜诉权为标的的投资行为:出资者提供资金支持当事人推进仲裁程序,并在案件取得胜诉结果的情况下分享裁决权益。
    (2)第三方出资突破传统禁令的实践
    传统英美法中,“助讼和帮讼分利”原则禁止案外资金介入诉讼程序。其中,“助讼”是指由与案件无关的案外人支援诉讼的情形,含有“强行干预诉讼”之意;“帮讼分利”又译作“包揽诉讼”,属于助讼的一种形式,兼具“参与诉讼”和“分享诉讼成果”之义。两者均为英美法系所禁止。鉴于此,公众对于第三方出资能否适用于仲裁程序也一度存有疑虑。然而,追本溯源,我们不难发现,该等原则产生于司法体制不健全、法治资源匮乏的奴隶制和封建制社会,其创制目的在于防范诽谤、滥诉案件,并抑制争议案件的数量。这与当代法制环境和公众对于争议解决的需要有较大差别。而且,助讼和帮讼分利原则仅是英美法系的固有原则,已逐渐为晚近司法实践所抛弃,且未显现于大陆法系的成文法典中。因而,探究第三方出资机制应用于仲裁程序的合法性,仍应着重观察英美法系司法审查的裁判先例,并依据仲裁地法律分析第三方出资对于仲裁裁决效力及其可执行力的消极影响。
    近年来,澳大利亚、英格兰和香港等地的法院先后打破了助讼与帮讼分利原则的固有限制,在司法判决中确认第三方出资机制的合法性。由于金融海啸导致的破产潮与资金荒加大了当事人对于争议解决费用的融资寻求力度,第三方出资机制的应用从澳洲快速发展至英国、美国的诉讼、仲裁市场,并在拉丁美洲、亚太地区和欧盟区进行的仲裁案件中有所应用。2012年至2014年间,第三方出资者数量与其出资的仲裁案件数量均保持了年均500%的增长率。2014年至2017年财年,三家世界知名第三方出资机构均实现了收入连续增长,且年均涨幅高达50%-150%。国际投资仲裁中,更是有多达40%的仲裁案件涉及第三方出资者的参与。

    第三方出资机制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国际仲裁实践和各国司法审查对其的认可。英格兰高等法院以及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仲裁庭新近作出的两宗裁判再次引起了国际仲裁界和专业第三方投资机构的关注与议论。2016年9月,英格兰高等法院确认了一宗国际商会仲裁院(ICC)独任仲裁庭所作裁决的效力,仲裁庭不仅认可了第三方出资的合法性,还将受资助方当事人应向出资者返还的出资补偿款定性为“办理案件的合理支出”,并裁令由败诉方当事人承担。英格兰高等法院与ICC仲裁庭的裁判再次确认了助讼和帮讼分利原则不影响第三方出资在仲裁中的适用。2017年7月,ICSID仲裁庭就申请人Teinver S. A.等与被申请人阿根廷共和国的国际投资争端仲裁案作出裁决,确认仲裁庭对申请人与第三方所订立的筹资协议享有管辖权,还确认申请人与第三方有权依筹资协议约定转让部分仲裁权益。  

    以上信息由CCRRN文径投资整理

 

本文来源:文径网络投资         文径网络数据中心:尹维维 刘真 编辑         方俊 文径 审核  

特别提示:本页信息系原创,接受转发或链接,若需授权许可请及时联系。

回到页首